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首 页 政协领导 政协概况 视察调研 提案办理 社情民意 文件通知 规章制度 委员简介 大事记
 您现在的位置:  首页>> 文史资料 >> 正文 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在上山下乡劳动锻炼的日子里
时 间: 2018/9/18    

 

196812月初,我初中毕业后,遵照毛主席“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,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”的教导,我决心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,响应号召,积极报名,到农村插队去,首批安置向京公社金星四队插队落户。

那时,我的思想很单纯,毕竟是刚走出校门的学生。家住城关的我,又是个独生子,平时在父母的百般疼爱下,身上难免有娇生惯养的习气。说实话,农村是个什么样,我不知道,都说农村条件艰苦,干农活很累,很辛苦。心想,到农村去锻炼一下也好。

记得走的那一天,父母给我准备了行囊,又千叮呤万嘱咐。我从小到大,从没有单独离开过父母,更别说去农村。在“热烈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”的口号声中,我们胸前带着大红花,向欢送的人们挥手告别。在各插队公社干部的带队下,我们徒步离开了县城,分别到各自插队的生产队安家落户。我们一起的有11位同学。

一走进冷水河,感觉到山也大了,路也窄了。我的心里凉了半截子,我的思想开始动摇了。心想,真要在这个山沟里安家落户一辈子,以后的日子怎么熬?一路反反复复的想。就这样,走了两天,我们来到了向京公社。接着,我们在公社举办的学习班里,集中学习了4天。便安安置到金星四队知青点。

金星四队四周环山,出门就爬坡,土薄石头多,是一个离公社远而又偏僻的生产队。大队把我们分到同一个知青小组,安排了两间土房,男女知青分别各住一间。由于自立伙食,厨房和床是连在一块的,。先搭灶,再摆床,本来很小的房间,就显得更加拥挤了。条件很艰苦,就这样,我正式开始了我的知青生涯。

12月底,从向京公社传来了毛主席的最新指示: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很有必要。”那时,不下乡插队落户,就是背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,是对毛主席是最大的不忠。晚上,点亮煤油灯,我们知青小组开始学习“红宝书”,“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去”,来对照各自的思想,触及自己的灵魂。小组会上都表示,要在向京“滚一身泥巴,炼一颗红心”。

196956月份左右,我们知青小组种的包谷苗,长了人把高。我们几个知青拿着刮耙,一头钻进包谷林锄草。包谷林热得象一个蒸笼,在里面简直“吃不消”,我才除了几下就气喘吁吁,汗流如雨,衣裳和裤子被汗湿透了。这时才感到,种地不仅需要体力,还要有技巧。要卡农时节令,把握土、肥、种、管几个关键。有经验的老农教我,土要深翻细耙,庄稼要不断提纯复壮,施足底肥,抓23次除草,解决粮、草争水、争肥的矛盾。什么样的天气干什么样的农活,什么季节种什么庄稼等等。比如除二道包谷草,要在太阳大的时候干,这个季节是包谷灌浆疯长的时候,草茂盛,包谷产量就会降低。为此,我学了“清明前后种瓜种豆”等不少的农谚。

1970年春,知青们响应县革委“为了消灭帝、修、反,拼死拼活抓高产(红薯)”的号召。我们知青小组组织开会,商量要大干一场,好好的表现下自己。在缺红薯种的情况下,生产队长决定用包谷换种子,并就通知知青小组到马庄河换1千斤种子,叫我们知青小组明天去背回来”。到马庄河要走20里的山路,一路翻山越岭。加之,偏在这时候,我脚上长个东西,又不肯说出来,怕农民说我不能吃苦,以后安排就麻烦了。于是就硬着头皮,争着报了名。

第二天清早我们吃完早饭,背着事先准备好的包谷出发了,男知青照顾女知青背的多。就这样一路走了4个多小时,到了马庄河。回知青点的时候,由于一路颠簸,体气消耗大,早上吃的饭已没了踪影,肚子开始咕喽喽的叫唤了,虽也没有提说吃红薯种。就这样,背一会,歇一会,沿路也不知歇了多少次。一背笼红薯有80多斤重,走平路还将就,爬坡时,身子左右摇晃。我是最后一个把种子背回到知青点。一个社员看到眼里说:“建森遵守纪律,是铁打的,参加劳动就是踏实。”

那时,我们知青既要拜贫下中农为师,还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县上要求知青们向贫下中农学习生产斗争、阶级斗争知识。记得才到生产队两、三天,金星大队革委会主任常才清就领我们访贫问苦,请老贫农常怀福大伯忆苦思甜。到现在,我还记得他讲的“在旧社会,国民党抓丁派款,抢走常大伯仅有的一点点粮食和几件换洗衣,撵得他钻刺架、睡岩洞,有家难归,是毛主席把他从苦水里捞出来的”。教育我们说:“要牢记昔日苦,常思今日甜,你们下乡来,我们高兴,要听毛主席的话”。由于不断的接受再教育,我的思想觉悟也提高了很多。

当时金星四队有个叫柯长达的地主,煮肉、热酒,摆了一桌,叫我到他家去吃饭。我认为他是在用糖衣炮弹向我进攻,腐蚀拉拢我。当晚,我们知青小组就把他揪出来,狠批猛斗。象这样类似的事情,时有发生。

插队时,我们知青组也会被人欺负。大队革委会委员贺学召,是生产队领导小组组长,人品不怎么样,经常说些风凉话:“你们要好嘛,怎么会从街上下放到我们这里来”,“好人不下放,下放没好人”。还有一次,他在路上拣到一根楛梿树叉说:“你们把这根树叉拿去做饭搅面用多好!”第二天早上,我们用树叉搅了满满的一锅包谷糊豆,饭苦的很,简直吃不成。全组的男女知青饿了半天,出不了工。后来才知道那是一根楛梿树叉。清队的时,工作队调查了他,把他清洗出了大队班子。

岁月抹不去印记,下乡劳动锻炼人。四十多年过去,茶余饭后,我们金星的知青插队战友碰在一起的时候,提及当年在一块插队的日子,想到那说到那,总有说不完豪情万丈的话语,流露着那种纯真、善良,又仿佛又回到了激情燃烧的知青插队的时代。

白河县档案史志局钟德彬根据原下放知青、胜利小学退休教师乐建森的口述整理。)

 
   作者: 乐建森口述   钟德彬整…  源自:本站原创  已阅读: 次     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   
      最 新 图 文  

    白河政协开展 “送医药下乡

    县政协励志助学助力教育扶

    县政协办党支部开展系列活

    委员爱心激发群众脱贫动力
    | 在线投稿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

    陕公网安备 61092902000003号


    主办:白河县政协 2014©白河县政协 版权所有 电话:0915-7822177
    备案编号:陕ICP备08006838 E-mail:bhzxw2008@126.com
    地址:陕西省白河县城关镇人民路59号 邮编:725800